​捷運台北101/世貿站
方陣灰點.png
 
_FA_5805.jpeg
過客影片截圖.jpg
_FA_5902.jpeg
​駐點線索

捷運台北101/世貿站一、二號出口閘門前空地

落點座標

​紐約

眾人追逐的大蘋果,地面上是前衛光鮮的大城風景,地下是盤根錯節的失序鼠洞,遊民飄盪,街頭藝術家臥虎藏龍。近500個站點的紐約地鐵,24小時不停歇,從上城遊蕩到下城盡覽這時代乖張的本質。

​作品名稱

​恢復活力・照亮城市

《恢復活力.照亮城市》是由廢棄鋁罐、塑料包裝袋、日常圾和舊衣物組合而成的作品,透過巧妙的剪貼和拼接將部件相結合,轉化為全新的形式,不僅創造了具有獨特紋理和意義的藝術品,還是可以穿戴的另類時尚單品。紐約與台北在衛生環境上雖然有相當大的差別,在全球化的持續衝擊下,思維模式越來越接近,消費行為與金錢主義的擴張也越來越明顯,其背後所隱藏的巨量垃圾和環境問題卻仍未得到解答,需要社會更多的關注。

藝術家
​駐點線索

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陽光大廳

落點座標

​倫敦|香港

倫敦擁有世界最早營運的地鐵網路,當太陽自霧都的地平線緩緩升起,大都會線穿梭在利物浦街、法靈頓與溫布利公園,過客如遊魂穿梭,受其文化影響的國家眾多。

香港,東方之珠,亞洲的金融中心,全世界高階知識份子與金融高幹匯聚,地鐵與雙層巴士日夜載運生活,移民與移居的夢想都市,成就廣闊的國際舞台,詩人之心如何看待多重文化洗刷下的自己。

​作品名稱

​斗宅

斗宅發想於大安森林公園前身的空軍眷村建華新村,隨著時間的腳步,眷村文化與社會人流共同編織了大安的身影,縱橫交錯的線條是記憶中的脈絡,每個獨立個體,則是代表這不同生命意義的象徵。麻布上充斥著眷村婦女盼望的色彩,等待著親人歸來之時只求飽餐一頓的幸福;繡在麻布上的路網圖,阡陌縱橫,彷彿搭上記憶的列車,穿梭在路網神經,一同抵達眷村文化的心臟。

藝術家
​作品名稱

​過客

《過客》描述著記憶流動的意象,由策展人姚淑芬邀請李明學主導與藝術家們共同創作構成,想像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人群、土地於時間與空間上軸線的交錯。創作發想連結桌遊「大富翁」裡,重複的日常裡所接觸的「機會」與「命運/社區福利(因版本翻譯不同)」,佐跨文化/身份的香港詩人,讓意象轉化文字蜉蝣在與作品互動間,從交錯的點線間窺見不同移民遺留的食物文化,溶為異鄉遙望故鄉中對腳下土地的依戀,更可在不同的站名位置,瞥見倫敦地鐵系統中,猶如幽魂的穿梭群眾。

 
方陣灰點.png
方陣灰點.png
 
​駐點線索

捷運中正紀念堂站,M5出口藝文長廊

​作品名稱

城市拓樸

城市拓樸源自傳統的地圖拓樸,來自於都市計畫圖中的分層設色,不同的土地分區造就了不一樣的城市地景,人聲鼎沸的商業區、夜深人靜的住宅區與方興未艾的科技工業區等,標誌著現代生活的各方精采。

藝術家
方陣灰點.png
img20220214_16324115.jpg
_FA_5927.jpeg
方陣灰點.png
​作品名稱

孫先生,阿瑟先生,林小姐

本系列作品討論的不僅是外在實存的風景,延伸到紀念物與肖像等意象的圖騰符號的延續,如何跳躍數位而存在台灣每個人的心中。中正紀念堂站是台北捷運重要樞紐場站,正好呼應了此一作品的台灣關鍵人物,也藉此隱喻連結蔣中正這一位在近代東亞歷史上影響深遠的人物。透過設置在捷運穿堂人潮匯聚之處,意圖將虛擬化的身體實體化、具象化,也藉此喚起人們在繁忙生活之餘,看到這些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深層底蘊。

​作品名稱

線上台北|線上巴黎

線上巴黎及線上台北採用攝影行為調查的形式,在每個捷運站出口街道的「單點透視」攝影取樣,單點透視是現代城市紋理建構中重要的風景組成,無限延伸下的大道街景以及挑戰天際的摩天大樓,就如同了穿越時空的廊道,使人變得渺小。

藝術家
方陣灰點.png
​作品名稱

我只想要回家

《我只想要回家》將鴿子身影列印在廉價的紙張上,讓輕薄的紙張乘載著生命之重浮貼於牆面,隨風飄起,既感性又浪漫。廣闊無邊的景色在各自飄揚下卻又顯得虛無飄渺,仿若下一秒就將隨風而逝,生存的價值與生命的輕重,在各自解讀之間表露無遺。

藝術家
 
​捷運台北車站
_FA_6057.jpeg
方陣灰點.png
 
_FA_6098.jpeg
​捷運劍潭站
​捷運奇岩站
官網展覽場域banner-奇岩站.jpg
 
​駐點線索

捷運劍潭站,往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廣場出口
捷運奇岩站 鳳甲美術館

​作品名稱

​城市漫遊

(低頭族)與(漫遊者) 
新冠疫情漫延至今已兩年有餘,在病毒肆虐下已嚴重影響了全球居民的生活形態與步調,原本能自由旅遊觀光的活動,被迫受到許多牽制,而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變的得格外小心,往往必須透過網路視訊、通訊軟體等方式進行。人人戴上了口罩,只能透過兩眼和身型去辨識熟識的面孔。 卻也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們更懷念起之前可以隨興遊歷、四處飛翔旅遊的時日,在這次〝出口〞展覽中,我以兩幅圖畫來回應這樣時空下的心境,在(低頭族)畫作中,有著躡手躡腳的大鳥,彷彿有著沉重的頭殼,邁著細小的步伐,想飛卻飛不起來。我以此形象比喻現今疫情下人們的心境,沉重而彆扭,懷著期望,卻只能暫時維持現狀。(漫遊者)畫作中,有著豐富而華麗的色彩,象徵著我們期待衝出困境,帶著行囊、振臂展翅、懷抱著興奮忐忑的心情,再次遨向未知的世界。 且讓我們擁抱著期許,帶著希望,先讓我們在自己的城市中模擬一場小旅行,踩著雀躍的腳步,探尋每個出口所帶來的驚奇與喜悅。

藝術家
​作品名稱

《你到哪了呢?一個距離的想像。》一鳳甲美術館合作展覽

《你到哪了呢?一個距離的想像。》一展為2022年出口國際藝術節的合作串聯場域,環繞「移動」為主軸,邀請藝術家Candy Bird與何彥諺,在移動的軌道上拉出不同的(或許)緩慢的軸線。

 

藝術家 Candy Bird 將自身當背包客旅程中所書寫的遊記內容,結合 1957年美國小說家傑克·凱魯亞克所著的《在路上》中的文字,影片中的旁白訴說著混合兩個第一人稱的身體經驗與意識流動,使觀眾將之認定為故事閱讀,同時搭配藝術家於背包客旅行中所拍攝的照片,重組並建立一個主體與現實環境交織的故事、一個虛實參半的關係與狀態。

 

藝術家何彥諺將 2017 年於首爾駐村經驗中所創作的作品〈遠方的信〉進行重製。〈遠方的信〉將書信做為第一人稱主角,去想像物理時空抑或情感上的距離。重製的過程中,藉由對於某段時間在異地所承載(訊息)的照片、信紙做媒材展示的轉換,像是將一個時空記憶膠囊壓縮又解壓縮,透過具有身體操作的暗示(摺紙動作),再次用某種微妙又含蓄的方式去指涉對於一個距離的感受。

藝術家
方陣灰點.png
​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
​捷運中正紀念堂站
落點座標

​巴黎

歷史悠遠的歐洲古都,百年前的地下鐵,科技與文化並存共行,歐洲內陸甚至海外各國紛紛嚮往的花都巴黎,自由平等博愛是它的標誌,更吸引了無數歷史上知名藝術家與作家、學者進駐,擁有最前端的藝術思維,那其歸屬旨向為何?

​作品名稱

走出出走

地鐵在大都會中快速的運輸人們由出發點至目的地,它不僅是大眾運輸工具,而是裝載著有形軀體與無形情緒的地下化動物。

藝術家
莫珊嵐 作品 《孫先生 ,阿瑟先生,林小姐》3.jpg
莫珊嵐 作品 《線上巴黎》.jpg
莫珊嵐 作品《線上台北》.jpg
​駐點線索

捷運台北車站M1出口旁無障礙斜坡區(餐車對面)

落點座標

​東京​

全球最繁忙的運輸系統,白天塞滿嚴謹自律的生活穿梭,夜晚收束五光十色的燈紅酒綠,內在的平息在晨光漸起時,緊接著汲汲營營,休息片刻便又西裝筆挺,複雜的心思是殘留在夢裡的噫語。

​作品名稱

膠囊旅館

《膠囊旅館》沉浸式影像裝置由策展人暨編舞家姚淑芬與日本森美術館的視覺藝術家高橋先生共同創作構成。
天地萬物聚集交合於東京,也在此處散去,都市之間不斷地新陳代謝、呼吸著,每天從紛紛湧湧的車廂中,隔著窗,東京的樣貌映入眼簾,卻早已不同於昨日,充斥著陌生的人們,不知從何而來,有著喜悅、悲傷、哀嘆、呢喃、希望、慾望、憤怒與絕望,這些微不足道的嘆息,塑造了一座巨大城市,重新描繪了東京,殘留著他們模糊的記憶,轉瞬即逝,如同塗鴉般渺小的記憶。東京將它們全部吞下、吐出,不斷呼吸著。但每天在城市中的我們,卻不曾感受到呼吸,看膩了枯燥乏味的東京。試著畫上一條嶄新的線,創造出城市呼吸的意象,描繪著,我會盡快將它淹沒。

藝術家

蔣雅媛(澳門)

_FA_6019.jpeg
方陣灰點.png

(AR使用照片由 Daniella Jellyman、陳薏涵 拍攝)